CN

古村落携带的文化密码

2017-05-25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仅拥有了改变世界的物质力量,而这个力量很大一部分被强大政府所掌控。应该说,这是我们有了能够办大事的物质基础。但是物质力量,如果使用不当,形成的副作用也巨大。乡村文明建设就面临这样的问题。被学界呼吁多年的中国古村落保护,开始受到政府的关注。到目前为止建设部已经公布了2555个保护古村落名单。这确实是一件好事,但我们也有另一种担忧,在当今社会只相信物质,不相信精神、只相信经济,不相信文化等病态思维的背景下,古村落被政府关注,唤醒了更多人把古村落当成一块肥肉来对待。最近一年多来,我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对古村落的开发抱有很高的热情和希望,但就他们的动机而言,忧多喜少。
\
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我们在保护开发古村落之前,我们是否读懂了它。如何解读我们的中华五千年文明留下这样的宝贝,这是值得我们今天思考的一件事。古村是什么,我们的古村携带着中华文明的密码,不是单纯的建筑。
\
首先要认识到,中国保留了世界上寿命最长、最完善、最成熟的一个乡村村落,这些村落浓缩着中华民族、民间、民俗的文明历史。我最近几年,不断往乡村跑,我发现,中国五千年文明的历史,不仅仅在书本上,仍然存留在我们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比如我明天准备去调研的黔东南州,黔东南州居住的少数民族的生活方式,生计方式,他们所有的文化模式,就是中华民族童年生活方式的一种保留。如黔东南州的苗族他们今天仍使用着的,我们中华民族4000年前曾经使用的太阳历,在他们以唱歌传承信息中,仍保留着我们的文字没有记载下来的中国古代先民的许多故事和历史。再比如目前在浙江江松阳县的客家人,他们讲的许多语言,恰恰是我们宋代时期的古语。所以今天我们读古村落的时候,不要光看建筑,需要通过这种建筑读懂其所承载的生活方式、历史与文化。
\
我一直有个想法,我们能不能搞一个文明考古。在今天中国的大地上,目前仍保留下来的270万个古村落中,它承载中华民族不同历史时期的仍存活的文明形态。当然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由于西方文明是断层的文明,所以他们要找到古代文明的信息,需要通过地下考古,从遗留在地下古迹中去寻找,而生生不息的中华文明,有许多远古历史仍然存在于现代文明空间中,所以我提出对中华文明的研究,需要一种新考古,这就是从文明考古。比如说我的老家山西,乡村保留了明清时代的许多历史的东西。
\
中国的古村是被中国文化滋养的一个生命有机体,我们不把中国古村看成像今天的城市一样,是用机器,人工生产出来的一个东西。我曾多次到福建的培田古村,这是一个有800年历史的古村落,当你面对这个800年历史的古村时,你面对的不是一堆古建筑群,而是一个可以对话的有生命的历史老人。每个不同时期留下的不同建筑,都包含着一段历史和故事。你看到的是这个村子800年的文化。比如我们今天讲教育,目前最时髦教育方法,是要向西方大学学习的案例教学。可是,中国古代乡村教育,不仅有通过各种民间戏曲的故事教育、也就是今天的案例教育,还有乡村建筑本身也是教育的载体。我们今天城市空间变成了商业广告推广空间,而中国古代乡村建筑空间是乡村开慧化德的教育空间。乡村古建筑就像西欧中世纪留下的古教堂一样,所有的建筑风格、雕刻、牌匾等,都寓意这文化教育与传承。中国古代主张是礼乐教育,我看完我们的许多古村落后,发现中国古代的礼乐教育渗透整个古村建筑之中。可以说我们那些古村落处处有文化,处处有教养。我们今天的城市作为所谓现代文化的载体,今天中国城市是服务于商业需要的城市,城市所释放出的文化,是刺激你的欲望,让你非理性消费的灯红酒绿的商业文化信息。
\
所以,我们对古村落保护的设计中,应当先读懂它,中国乡村是一个多种因素的复合生命体。是一个区域的民族信仰,文化、科技、美学、教育、民俗等的集成体。如果我们带着现代城市与工业化给定的碎片化思维,线性思维、解构思维到乡村去,那么对中国乡村保护可能会成为另外一种误读或破坏。如果你是搞美学,从单纯美学把乡村研究一通,又来一个搞建筑的也以现代建筑学进行一通研究,这些专业化研究也许都有各自的发现和作用,但乡村所有的整体生命力、其中包含灵魂,却无法找到。中国古村落不仅需要专业技术,更需要一种能够与古村沟通的精神、一种对古村的恭敬之心、敬畏之心,这个比技术更重要。我们要切记,中国的古村就是一本百科全书,需要我们怀着这样心好好去读。
与古村生命对话需要一种还原的新哲学观
\
我想谈的第二个问题,我们与古村的对话需要一种还原的新哲学观。其实我不想用这个哲学观的概念,中国古代没有哲学这个说法,某种程度讲中国古人都是哲学家。在古代也没有专门的文化研究院,每一位官员学者都是文化人。但是为了利用我们大家熟悉的现代流行的语言,我也用哲学这个词。为什么要讲一个哲学观呢?我觉得在今天,我们搞乡村文明建设与搞生态文明保护的时候,是以导致这些问题的思维,又用这个来解决这些问题。爱因斯坦有一句经典名言:以造成该问题是思维,来解决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我们今天面临的不仅仅是无解,而且另一种新的破坏。最近几年,几乎每年都要到青海三江源调研。在调研的过程中,我就有这样的担忧,我们今天的政府不缺钱,但是我们缺少一种对生态环境解读的理念、哲学和新思维。我们正在以一种破坏环境的思维,设计出保护保护的政策,这样政策可能会形成另一种破坏。我现在想,我在三江源看到的问题,是否在我们保护古村落中也会存在呢。鉴于这个思考,我们对中国乡村活化的保护,首先需要解决的不是投资问题,而是到底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思维和哲学观。我提出以下几个问题和大家讨论。
\
        第一,我们应该有一种对天地敬畏的信仰的哲学观。我们今天讲天人合一,其实在的农村那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而是一种必须做的礼仪。你会发现,即使在今天,任何一个农村在一个土地上要开工盖房子,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是祭土。我们以现代思维把叫做迷信。如果从天人合一的角度看,这不能全归于迷信,其实这是对天地的尊重,与天地的沟通仪式。我要在这里动土建房,是否干扰了天地的生态系统,是否合适,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当代的风水先生。这就又涉及一个问题,风水是否是迷信。其实中国古代的风水理论,就是研究天地人三个系统的一种理论。我觉得,从今天讲的天人对立观所形成的不怕天、不怕地地思维看,这是迷信,但从天人合一的哲学看,这不是迷信。正是有了这种对天地的敬畏,我们才能很好地珍惜、节约使用天地给予我们的资源。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毫无节制的占有天地给予的资源。可以说,今天人类面临环境危机根源,恰恰是没有对天地的敬畏心。
\
按照今天的思维逻辑,你有了资本、有了权力,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这样哲学思维是非常可怕的。所以,今天中国古村落保护,按照这样自然观去进行,就会出现刚才几位专家讲,古村落开发成为没有约束的大规模的投资和破坏。我觉得我们今天,太相信从西方引入的法治的力量了。其实中国古代也有法治,有村规民约,但这个法来自对天地敬畏延伸出的法治,古代乡村法治比今天法治要有效的多,他们最大法是头顶上的天,是老子所讲道法天。西方法治也有宗教信仰的起作用。单纯法是无法起作用的。中国古代乡村的法制,不是从外部强注入的,是他们对天地的信仰转化为具有内在约束的法。在南方任何一个祠堂里面,都有严格家法,而且这些家法不仅写在纸是,还刻在碑上。乡村是什么?乡村是我们中国文化的发源地,是中华民族天地信仰的发源地,我们到乡村去应该带着朝圣的心去解读乡村,这样你才能读懂其中的三味,乡村的灵魂。到乡村搞设计的人,如果没有信仰,没有这样一种心,再高的技术都不会真的给乡村带来我们所期望的那些东西。
\
        第二,是刚才我讲的中国古人的天地相通的风水观和自然观。其实中国古代风水观,就是基于天人和谐观,延伸出的一种实用理论。人与天地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应该说中国古代风水理论,是从现代能量场科学角度对人与自然关系感悟与把握的结果。由于我一直关注生态理论,其实在19世纪20年代,德国有一位从事生物农业动力学研究的专家,叫斯坦纳,他的研究发现地球的所有的植物,和宇宙中的星象有一一对应的关系。我国古圣贤曾讲过:“一人一太极,一花一世界”,以斯坦纳的理论看,这句话,不是诗意的想象,而是科学的表达。德国生物动力农业科学家斯坦纳研究发现,植物的根与月亮之间有能量交换关系,植物叶和茎与太阳的能量有关系,植物花与火星有关系,植物的果实与木星有关系。植物生长与对应这些行星之间运行周期有密切关系。他按照植物与行星之间对于关系,提供生物动力理论。中国古人把我们居住地方与天地之间形成对应关系,就是德国科学家所讲的能量场的关系。我们需要对古代风水理论进行新解读,还原它本来的所包含的科学性。应该说,一个不懂中国古代风水理论人,无法读懂中国古代的建筑。浙江松阳,有个一个大院,我看完之后,发现这个古大院,就是一个中国古代的风水博物馆。你不懂风水理论无法读它。
\
        第三个哲学理念是以仁善文化教化为核心的心物一体观。支配我们今天思维是两元对立观,就是物质与精神两元独立的哲学。如果我们以这样的哲学观,去解读、规划中国古村落,显然是无法读懂的。因为中国古代乡村建筑是按照物质与精神两元辩证统一的思维进行的。古乡村留下每一栋房子、每一个物件,都包括这些古代主人寄托的精神的东西。我们现在有很高的技术模仿力。许多地方也搞了一大批模仿古村落的建筑,你会发现这些建筑是死的,没有灵性的东西。就像我们看到一个人工造的苹果一样,从外部看非常像,但它绝不是苹果,没有苹果的气味,不能吃。刚才,我谈到的培田的有800年历史的古村落,这几年来了许多大专家研究它,包括清华大学的许多搞建筑的教授,他们研究发现,这个古村建筑中有许多无法解释的神秘的东西,现代科学无法解释。我个人认为我这个外行可以做一些解释,为什么,因为古代建筑的工匠,不是按照现代科技原理进行的,而是按照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物质与精神合一的智慧进行。中国古代建筑用的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技术,而是古代的数术。这种数术被现代科技认为是迷信。这些数术的东西恰恰是借天地之力,不是借技术物力的原理完成了建筑设计,充分发挥天地人的智慧设计出来的东西。如果你没有这样思维和哲学,是无法解密其中的原理。
三、让古村生命复活保护的若干思考
\
        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应该怎么办:
        第一要对我们的古村要进行分类解读。中国古村落具有高度的多样性。你读懂了南方古村落,到北方,发现你就又读不懂了。中国的古村是什么,需要根据不同历史、不同文化、不同地域进行分类研究解读;
        第二,我们要下乡去,在保护改造之前,我们要慢读,精读,深读中国的古村落;
        第三,我们不要忘记,古代这些村落,没有现代专职设计师来设计,一栋房子就是一个乡村的匠人什么都有了。这些古匠人今天还有没有?我们是不是需要挖掘整理民间匠人的智慧,向他们学习请教;
        第四,对中国古村的研究,不要操之过急的改造,在没有读懂前,不要轻易改造;
        第五,对世界古村落设计进行比较和研究;
        第六,我们要特别关注对牧区和少数民族古村落研究。
尊重文化,尊重古村落——这是你我的责任。

Contact

公司地址 :  安徽省宣城市泾县泾川镇幕桥路64号

恩施分公司 :  湖北省恩施市舞阳坝街道五峰山
广电小区2栋2单元8222室

联系电话

400-182-8189

电子邮箱

578105745@qq.com

Copyright ©️2017 zhangshengguli.cn All Rights Reserved皖ICP备16007275号-1  By Wisnovo

相关产品

相关文章

  • 2017.05.25稻米飘香,天地滋养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五谷中性温的小米、小麦适合北方人种植食用;而适合南方栽培、食用的五谷之一则是稻,就是我们平常说的大米。稻

  • 2017.05.25我心有明志

      先生这个称呼,放在女人身上,带着浓浓的民国味道。  与普通男人也能称其为先生不一样,能称为先生的女人都是不普通的,要有大学问、